惊魂60秒 突然跳水!华为之后 这家巨头遭遇正一场重大变局!

文/Doris

7月29日,临近收盘,小米集团公布了最新高管任命:

任命曾学忠出任集团副总裁、手机部总裁,负责手机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工作,向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汇报(www.noof.cn)。

据了解,曾学忠拥有20余年的通信行业从业经验,曾任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中兴手机CEO,和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紫光股份总裁、紫光展锐CEO。

2019年3月,曾学忠选择了创业,创办了汇芯通信,定位5G中高频器件研发和产业化。

消息一出,小米港股的股价竟然在几分钟内直接下跌了1%,股民都懵了!

中兴的营销 小米能用吗?

曾学忠是小米近来引入的又一位手机行业高管,在此之前,原金立手机副总裁卢伟冰、原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原魅族手机CMO杨柘等“友商”高管已先后加入小米。

中兴手机业务的日渐衰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参与中兴20年发展的曾学忠,为什么会被雷军招入麾下?

这还要从曾学忠的经历说起。

1995年,就读于清华大学物理系的曾学忠被提前招入中兴,1996年毕业后,正式加入中兴,从事光系列的研发工作,以工程师的身份对西南电信市场提供技术支持。

1997年,中兴成立市场部,喜欢与人打交道的曾学忠成为中兴第一批市场人员。

2000年,曾学忠被提拔为省级总经理,先是在贵州,后是在云南。

2002年到2006年,曾学忠担任中兴第二事业部副总经理,全面负责南方片区11个省500多名员工的管理工作。区域销售额从2001年不到20亿到2003年突破40亿。

2006年到2013年,曾学忠出任中兴第三营销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中国区管理工作。

2014年,已在中国区总裁位子上做了8年的曾学忠,出任中兴终端掌门人,负责中兴终端全球运营。

但是此时,中兴手机已经在泥沼中挣扎了许久。

2012-2014年,中兴手机进入了奇特的衰落期:

2012年,中兴出现上市15年来首次亏损,亏损额达28.4亿元。

2018年,甚至有了中兴出售手机业务的传闻,虽然后来被证伪,但中兴手机难以为继,却是公认的事实。

可以看出,曾学忠的成就多在于营销领域,与营销起家的小米算是有些契合。但是与中兴相比,小米的营销方式明显更加互联网化。

2019年3月,曾学忠创办的汇芯通信,定位5G中高频器件研发和产业化,则偏向于技术,或许真的能够在5G方面帮助小米。

曾学忠的加盟,真的可以改变当下小米的困局吗?

两大巨头 锋芒相对!

7月底,华为消费者业务负责人余承东、荣耀手机负责人赵明先后在微博上“嘲讽”友商一亿像素,觉得华为的高像素大底综合效果更优。

对此,小米Redmi产品总监王腾回复,“小米10系列的销售真的不错,电商平台5G单品销量第一,超过P40系列,友商的紧张是可理解的。”

言外之意就是,拿销量说话,小米没在怕!

但是,Counterpoint的报告让小米“颜面扫地”。

根据报告,2020年第二季度,华为45%的市场份额完全吊打小米的9%。

再看5G手机销量排行榜,6月国内市场5G手机销量前十名中,华为(含荣耀)占八席,OPPO占两席,并没有小米10系列的身影。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实际上,小米不敌华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最开始,小米用“年轻人的第一部手机”圈了一大批粉,事实上,小米的销售模式确实让渠道商消失,把性价比给到用户。

小米声称卖手机不赚钱,也不全是营销手法。

在小米看来,“软件”才是真正变现的模块。小米早年的战略叫做三驾马车,即小米手机、MIUI和米聊。

小米想做的是“互联网手机”,本质是互联网。腾讯游戏能赚这么多钱,不是全因为画面有多好、情节有多吸引人,反而更是因为积累了QQ和微信的流量,再通过社交式营销来引流,用户基数大,收入自然不在话下。

这就是为什么雷军说硬件不该赚钱,甚至应该免费。

不是小米要做慈善,而是放长线钓大鱼。通过低价硬件占领市场后,小米想通过MIUI来推广告,米聊来替代微信。

然后用米聊来推小米手游,捆绑上本来就属于雷军的WPS、金山毒霸、金山词霸等等软件,再加上手游氪金,这条路就打通了。

小米在上市的时候也有说过这个模式,改了个名字叫铁人三项。

然而设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从2020年回过头看,这三驾马车的战略其实早已破产。

很多米粉可能都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米聊了,没有了米聊的社交属性和引流,后面的游戏也不存在了。

但是,没有足够的销量和用户,这个圈,就跑不起来。

MIUI虽然还在,但是P2P事件打击了小米的品牌形象,后来的小米只能减少广告推送、斩断利润。

此外,小米的“去经销商模式”,意味着所有货都只能压在自己手里,这让小米手机压根不敢像传统厂商那样开足马力生产,“小米要靠抢”,是所有人的共识。

开始几年或许新鲜,到了后来,除了狂热的粉丝,恐怕都撑不住了。

这一切都让小米一直在负重前行,而不是原本计划的“互联网化”、轻装上阵。

反观华为,没什么花架子,单纯靠硬件赚钱,死磕到底。

4月,在京东手机销量排行榜上,刚发布不久的华为P40Pro就迅速拿下了榜上第一的位置,而发布两个月的小米10 屈居第二,很明显小米还是输给了华为。

为什么小米10这款发布两个多月的机型却还是输给了一部发布还不到一个月的新机华为P40 Pro?

首先,华为p40 Pro的销量之所以好过小米10,是因为华为p40 Pro除了在5G和拍照上有优势外,在品控上的优势更是小米10所不能比的。

虽然说两款都是定位旗舰产品,但在用户评价上,华为P40 Pro遭遇更多的还是在续航和屏幕上,真正关乎于品控的是少之又少。

而小米10系列自从亮相以来就备受各种品控争议,不论是葫芦屏还是断触和断流,总之关于小米的10系列的品控问题就一直没有断过。

此外,2020下半年,各大手机厂商、评测机构都纷纷发布了相应的榜单。

鲁大师发布的第二季度手机流畅度排行榜显示,华为P40 Pro为榜首,小米10 Pro则惨遭垫底。

在5G方面,小米跟华为的差距更加明显。

华为是通信行业的霸主,小米的5G则依赖外部力量,而5G作为未来趋势,小米势必逃不过。

曾学忠汇芯通的发展方向,为5G中高频器件。

通常说法,5G中频段是指低于sub-6GHz,中国首批公布的5G频段集中于此。不过,美国等国家则将重点瞄准了5G毫米波,也就是5G高频段。

相比sub-6GHz,高频段虽然产业链成熟度较差,但拥有超大带宽、极低时延等优异性能,是5G商用在未来必不可缺的频谱。

由此来看,也许曾学忠的加盟意义并不在于营销和小米产品的优化上,反而是在5G方面能够让小米往前走上一小步。

主营产品:捏合机:13533461026,混合机:13533461026,三辊机:13533461026,卧式混合机13533461026,胶体磨:13533461026